传统的太极拳,流传中的好玩意儿

  许多影视作品将太极拳描述成一种借力打力,以弱胜强的内家拳绝技,但现实生活中我们在公园处处可见的太极拳习练者们所使用的太极拳,很值得我们去猜疑太极拳到底能打人吗?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太极拳是可以打人的,本来的太极拳是一种纯粹的技击,在属于它的那个年代,作为优秀的人体格斗技术,被人们所关注着,历经300年的尘洗,如果没有实战的属性,是无法传习至今的。
  清末年间,杨露禅十八年三下陈家沟师从陈长兴,深得太极拳之精髓,后到京城,武师间的交手颇多,却无一败绩,人送外号“杨无敌”自此太极拳在京城声名大噪,王孙贵族中慕名前来求拳的不计其数,考虑到纨绔子弟习练内家拳的特殊性,后由杨露禅的二儿子杨班侯改编太极拳,将留身绝技筛减祛除,格斗实用的小架演化成大架,这样一来,打起来的太极拳既简单易学,华丽美观,又能使这不轻易外传的绝技得以自家保留。
  目前流传最广的24式太极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推行的简易太极拳套路。为了便于在广大群众中推广太极拳,1956年国家体委组织部分专家,在杨式太极拳的基础上,删去繁难和重复的动作,选取24式,编成“简化太极拳”。
  太极拳之谓拳也,本旨在搏击,陈氏历代先祖名手辈出,功夫绝伦,已为世人所知,至民国时期,仍有陈克忠、陈发科、陈立宪等诸多悉得真传的代表人物,其神功妙技仍在陈家沟津津乐道地传诵。 时至今日,太极拳那种“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挨住何处何处击”、“虎威比猛,鹰扬比疾”的功夫层次仿佛已成昨日神话了。 真正的打人的那种太极拳现在世上还有吗?一句“高手在民间”能不能满足我们对这种传统拳术的好奇心,值得肯定的是这种拳术并未失传,在民间被极少数的人掌握着, 只是能称的上宗师的人,许多年了从来没有在公众的视线里出现过,
  我认识的陈氏实战太极拳传习者,河北赵县韩永杰便是多年习练陈氏太极拳中的一位,其所使用的太极拳我只是管窥一斑,行拳之中,收拿之间,重心的巧妙转移,力道的蓄势崩发,每个动作都绷满了缠丝劲,彻底颠覆了我对太极拳的概念,很快使我这位零基础的门外汉成了太极拳的发烧友。韩永杰虽不是太极拳大师,但是他十几年的太极拳习练生涯和对其拳理的吸收理解,已经足够让我为能交到这样的朋友沾沾自喜了。
  我与几位爱好者自发组成太极拳业余研习班,从“拳法昭昭,复复而来”中取其“昭复”的寓意,合创《昭复拳社》,师从韩永杰(哈哈,韩哥我这可不是吹捧你啊)闲暇之余,大家亦师亦友,回归到传统之中,盏茶言欢,谈些江湖的勾当,在世外看看这繁杂的大千世界,何尝不是为人一世的美好情趣。
  社会诚信全面缺失的今天,各行各业都在遭受史无前例的危机,从传统中来的人们,何乐而不再回归到传统中去,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这种社会契约是使我们重新缔结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根基。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的一些教员,让学员当陪练靶子时神技无敌,表演的架子龙飞凤舞,婀娜多姿,飘飘欲仙,煞是漂亮! 实际上功夫并未上身,你跟他提搏击,他跟你谈武德涵养和忍让,几乎没见到过他跟别人真正交手,但他兴致来时就会眉飞色舞地吹嘘自己已经练拳多少年,深得某个陈家沟大师的真传,你若不信,他就会让你站着,慢慢地把手向他伸过去打他,他会一招将你撂倒。这些人不过是哗众取宠,略有小成的太极拳习练者罢了,大家大可一笑置之。
  社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秉持操守,懂得规矩,不束于顽固之气,不去做自己勉强的事,坚定踏实的去把握我们的人生,大家欢聚一堂,何乐而不去做一个如果本来就悲伤,何必为了悲伤再去悲伤的人呢。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thre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