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假结婚案例--于此相比80后少女为了户口嫁80老翁简直弱爆了

  1985年出生的张燕,为了给非婚生的孩子上户口,和一位80岁的爷爷辈男子结婚。但事后,她的孩子并未顺利得到户口,张燕也因这段婚姻备受困扰。近日,她将丈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这段婚姻无效。(中新网杭州11月5日电)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要说一些谴责这个姑娘的话。但对于我这种接触过许多类似的更极端的案例的人来说,我不光不能谴责这个姑娘,相反,我很同情这个姑娘:她跟80老头结婚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能有个户口。这是一种对子女负责任的体现。在我接触过的太多案例中,这种本来该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已经荡然无存了。

  在澳洲生活的华人按照签证状况分为四种。有澳籍,持澳洲护照的;拿中国护照,持有澳洲PR(Permanent Residence)的,也就是有永久居留签证的;拿中国护照,持有短期签证的;黑民。澳洲通俗的说法:前两类被称作“有身份”,后两类则称作“没身份”了。

  需要说一下澳洲的所谓“天堂”是有身份人的天堂,而这个天堂是建立在没身份的人的“地狱”基础之上的。首先得承认澳洲的精英阶层是很厉害,出了不少诺贝尔奖,澳洲大学在世界排名前列,现代会计制度是澳洲完善起来的。但光是精英也不行啊,脏活累活总得有人干!澳洲是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但资源再丰富也得有人劳动把资源转化成财富才行,并不是整个澳洲都像西澳那样用机器把矿砂挖出来卖掉就行了。澳洲的本地劳工非常懒是世界上出了名的(澳洲精英阶层倒很勤劳),所以走到墨尔本街上或者维州的偏远地区看看澳洲的下层劳动人士,农场里,餐馆里,工厂里,建筑工地里,甚至妓院里都是谁在劳动?大部分都是没有身份的人士,当然,不限于中国人,还有印度人印尼人越南人等,当然也包括韩国妓女。正是大群的没身份劳工用高强度长工时的劳动,劳动报酬大大低于法定工资的劳动,不享受失业保障和医疗保障的劳动,不惜牺牲尊严的劳动,供养了有身份的人士休闲自得体面的生活,织出了澳洲天堂的外衣。

  交代了这么长的背景之后我开始讲讲故事了:一个女孩拿身份的历程。

  谁想人算不如天算,澳洲移民政策开始了频繁变动,具体怎么变的我没去查,但是阿婷的读书移民之路几乎被完全卡死了。根据当地传统,回去是不行的,用他爸爸的话说“花了那么多钱,死也要死在澳洲,回去的话很很丢人的。”阿婷也知道,自己在澳洲虚耗两年青春,学的东西在国内没有用,回去拿那2000块人民币一月的工资是没意思的。

  像国内为了户口什么的结婚一样,这边为了身份结婚也是太正常不过。既然结婚背后有着“拿身份”的经济利益,结婚就不单单是结婚了,就可以作为商品拿来卖,就是所谓的“商婚”。比如男方有PR,女方无PR,女方付给男方一笔钱,男女双方一起登记结婚,移民局核实婚姻之后发给女方两年的签证,两年之后再考核婚姻真实情况,无问题则女方就可拿到永久居留的身份了。

  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阿婷需要付给阿辉6万澳币。登记结婚2万,拿到两年TR签证2万,最后拿到PR永居签证2万。双方签了协议。阿辉在拿到第一笔2万现金的第一天晚上就把钱全部送给了皇冠赌场。

  不过还是人算不如天算,澳洲关于婚姻方面的移民法律又改了,查得更严了。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假结婚这种事时间长了移民局也知道了,于是采取了相应的对策,要保证只有真心相爱的真结婚的人的利益。移民局会半夜敲门查查两人是不是睡在一起,当然最有说服力的是有没有两个人的爱情结晶---孩子。

  于是他们开始了睡在一张床的日子。阿辉做建筑工人的,自己还不勤洗澡。但他只有做爱的需要,无需过多考虑阿婷的感受的。因为,按照阿辉的话说:“我是在帮你。”据阿辉的同事透露,阿辉那段时间因为省下找小姐的费用,存下一些钱来。

  阿婷当然不能把孩子打掉。于是她跟阿辉签了个协议:孕期阿辉不负任何照顾的责任,该干嘛还干嘛;阿婷孕期保养的一切花销阿婷自己承担,阿辉不掏一分钱;孩子是阿婷自己的,阿婷永远不要告诉孩子他的父亲是谁;孩子跟阿婷以后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跟阿辉无关。

  但最终还是人算不如天算,阿婷的身份还是没拿到。中介说,像阿婷这样拥有如此具有说服力证据却没有拿到身份的案例几乎不可能发生,只能归结于她运气太背了。

  真结婚,不要阿婷花钱。阿婷这几年被折腾得也没有钱了,每次家里打电话说别人家的闺女都挣了多少多少钱了,阿婷身份还没有着落,从不往家里寄钱还跟老爸要钱的时候,阿婷挂了电话只有以泪洗面。毕竟是阿婷的同事,她比较了解他,经过一段短时间的考虑,她答应跟他结婚。

  阿婷去找阿辉。因为孩子养了6个月了,可以对着她笑,对着她牙牙学语,孩子咬着她的奶头吮吸的感觉让她在一天的劳累之余觉得幸福。当然,她也要非常感谢自己的房东老阿姨,不然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她是没法上班的。她找阿辉是要给孩子一个归宿,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而且是婚生儿子,虽然有协议,但是法律会推翻协议让阿辉负起当父亲的责任。

  阿辉笑了:“你在威胁我吗?当初生孩子是纯粹为了帮助你的,我帮了你,你现在还反咬我一口吗?上法庭我会怕你吗?我拿了你的钱是不会退给你的了,但我要是披露了我们之间的假结婚的事实呢?你以后结婚移民都别想办了,我最多就是把孩子养起来。你自己算算谁的损失大?”

  第二天,她跟那个爱她的男子去办了登记结婚。那天很早的时候,墨尔本孤儿院一开门就发现一张小小的婴儿床,里面一张红扑扑小脸的孩子正在熟睡。阿婷的房东阿姨听到阿婷上班声音以后起来给娃娃喂奶,发现摇篮已经空了。

  故事完。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two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