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福建』福建工程队湖北遭遇黑社会迫害 老板逃亡深山求助!
  
   总页数:1 当前页:1 
  
  
    
    
    
    
    
    
    
    
    
    
    
    我们3人现在的逃亡状态:
    工地停工,无辜人员受伤后,对方并没有善罢甘休,而是对我和另外一个合伙人展开追杀。我们两人带着司机,只好开着一辆借来的旧桑塔纳轿车四处逃亡 司机被砍头上和腿上的伤还没有好痊愈,还得跟我们一起四处奔波。
    作为一个外地人,在陌生的地方,没有亲人朋友,还遭到欺凌随时可能遭遇生命危险,是一种什么样的处境和心情?
    我们为了自己的安全频繁换宾馆,9月25日至28日,住恩施清新酒店,28日至10月2日换到怡和酒店,10月2日至10月4日又换到华德宾馆。4号中午,我们在华德宾馆313的时候,看到对方的人已经住进隔壁房间,才知道被跟踪了。
    我打听知道,这伙人在恩施、利川一带混迹多年,说不定在什么时候被他们拦住,性命难保。
    4号晚上,我们果然接到那帮人的放话,要绑架我和合伙人。当时我们躲在恩施一个偏僻的小餐馆吃饭,只好马上放下碗筷,我们再次开着车离开城区。晚上将车停在偏僻的岔道口睡觉,随时准备逃亡。
    但是我们不能离开恩施太远,因为我们700多万的设备还在施工现场,甲方只承认给20万让我们离开,那样的话我们会血本无归。
    就我们车被抢司机被打伤、厂房被推倒、工人被砍伤,以及被跟踪威胁的情况,我们曾分别向恩施市白果派出所和恩施市公安局刑警队报案,并多次向他们询问案件调查进展情况,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答复。
    10月5日下午,我们3人忍不住悄悄开车再去了一次工地,天在下雨,看到一手建起来的工棚被打得稀烂,200多民工只剩下20多个,却没有地方安身,忍不住一阵心酸。再翻看房间,发现我的鞋子、衣服以及其它物品已经全部被抢走,手提电脑被抢走两台。我不知道这种异地逃亡的日子还会有多久,随时潜伏在身边的危险什么时候才能解除,到底谁才能给我们安全感?
    现在我在恩施一个偏僻的网吧里发出这篇帖子,然后再开车离开,寻找藏身地点。我们求助有正义感的网友和媒体,以及福建老乡福建媒体,我相信你们的智慧和力量,能够给予一些帮助。
    我的电话,13347496616,我愿意向所有关注此事的人提供所有证据材料。我还会在自己新浪博客里随时公布相关进展消息和图片: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fifteen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