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靠着过硬的电气焊手艺,这个总共201户的村庄有25户的年轻人到澳大利亚“打洋工”,并拿到了绿卡。
  船厂工作周末加班,一月能挣两三万
  王金明的儿子、36岁的王兆生一家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王金明说,儿子在国内干了十来年焊工后,于2006年通过劳务中介去了澳大利亚的珀斯,在造船厂干电气焊,儿媳、孙子也都跟了过去。
  这样算下来王兆生的周薪大约是1700澳元,扣掉30%的税仍能月入3000多澳元,相当于人民币2万多元。
  王兆生的妻子原先在蔬菜厂冷冻仓库干活,自从小女儿出生后,就不再工作。生女儿时,不但住院不用花钱,当地政府还补助了5000澳元。他家里有两辆车,一辆丰田、一辆本田,他和媳妇一人开一辆。本田是辆二手车,总共花了7000多澳元,合人民币4万多元。
  19户人住在一个社区,澳洲聚起“小后楚庄”
  出国的风潮源起于村民尹法刚。2005年,他在深圳一家船厂干活时,掌握了一手好手艺。客户几次来检查,别人的活通不过,他的活次次出色。这引起公司一名外国工作人员的青睐,他对尹法刚说,你去澳大利亚吧,那里比中国挣得多,你的手艺准行。
  一年后,尹法刚到了澳大利亚墨尔本;三年后,他在墨尔本买上了大房子,生了有澳大利亚国籍的小儿子。
  七八年间,总共201户的后楚庄有25户年轻人先后到澳大利亚打工,其中19户都生活在珀斯一个社区里,大家相距不过十几里路。村民们笑着说,澳大利亚有了一个“小后楚庄”。
  出国的风潮还在继续。6月28日记者来到后楚庄时,村支书张吉水掰着指头说,村里的柴刚和韩明金四五天前刚出了国,在烟台打工的马亮也给中介交了钱办手续,准备近期去澳大利亚。
  尹法刚的妈妈说,儿子尹法家也去过澳大利亚,不过干了一年就回来了,主要是因为电焊技术不行,考了好几次专业证书没考出来。“他30多岁才开始学电焊,学不好。刚子(尹法刚)16岁就开始学了。”
  2008年,后楚庄和附近的村庄有一次大的出国潮,通过大连和济南的两家中介,两三百名村民报了名,有申请干电气焊的,有干木匠的,有干电工的。金道兰说,那时,村里的年轻人经常抱着一本英语书叽里咕噜地念。不过,这波出国潮几乎全军覆没,有人说大家被中介骗了。
  风波过后,这些年轻人中,不少人打消了出国计划,就近或到国内大城市打工。楚盛伟说,他已经不想出国了,因为他不喜欢干电气焊,“太脏太累,夏天穿的那身衣服得有70℃,受罪。”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twenty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