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进门父子离心,老人病危儿子不愿照顾,四十年再婚恩怨难断

  关注
  人之暮年,疾病缠身,通常都会有儿女环绕在床前,陪伴老人渡过难关。84岁的杨光沅老人由于结核病发,多处器官急速衰竭,生活无法自理,甚至只能依靠输血来维持造血功能。医院已经下达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可在这生命垂危之际,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却不见踪影。
  

  杨光沅老人今年84岁,从今年8月起,这已经是第八次住院了,进了三次抢救室。过去的四十年里,每年都是老人主动去探望儿子,如今老人身体虚弱失禁,生活无法自理,唯一的亲生儿子杨学初却拒绝照顾父亲。杨光沅老人说,平时给儿子送钱他就高兴,这次或许是少了,所以不照顾自己。而且对于现在自己的状况,儿子更是表示,这么大年纪了,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就是治好了也就只能再活三五年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常年被结核损耗的身体分外衰弱,如今已经不能维持基本的造血功能,老人随时有生命危险。杨学初能否念在父子一场的份上来见父亲呢?
  

  在儿子杨学初的家里,儿媳许晓妹听到公公婆婆指责丈夫不孝顺父母,她一口否认。许晓妹表示,父子两人分家已经四十年,每年最多来往一两次,父子关系本就疏远,而索要钱财一事更是子虚乌有,是公公婆婆搬弄是非。父子两人都属于倔脾气,一次杨学初跟父亲借钱,父亲告诉他没钱,自己还是依靠老伴生活。杨学初听到这样的说法,把父亲家的门给砸烂了,并和父亲吵了一架,从此以后父子间的的感情就已经破裂。那又是什么事让他们如此针锋相对呢?
  

  谈及与父母的矛盾,杨学初突然提起了一笔四十万的美金。原来,杨家上两辈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后来祖辈移民留下了杨光沅父亲这一脉在老家。十多年前,杨学初的伯爷爷曾托自己的侄儿杨舒斌带来四十万美金回老家,要供给家族的子孙上学读书,可这笔钱却没有到达杨学初的手中。当年,在杨舒斌回老家后认识了一个叫吴优华的女人,不久这笔巨款就被吴优华以投资办厂为由骗走,四十万美金从此蒸发不见了,而这个吴优华却是继母吴白露的小姑姑。在当年,四十万美金是一笔轰动全城的巨款,原本先祖的好意应该福荫到杨学初一家,可这笔巨款被吴白露的亲戚骗走,杨学初始终怀疑继母与消失的巨款有关,这成了他心里一直迈不过去的一道坎。而正是因为此事,他与继母从一开始就存在隔阂。
  

  对于这件事,吴白露表示,自己和女儿在杨学初受伤时帮他打官司,还时常去探望,是杨学初在捏造是非。
  今年吴白露已经75岁,她左眼失明,患有心肌梗塞,她不顾自身年迈体弱,独自一人坚持照顾丈夫。可是在继子口中,她竟然是一个搬弄是非,自私偏心的精明继母。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人不禁疑惑,过去的这四十年,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在杨学初的认知中,是父亲从母亲的手中把他抢了回来。被父亲接回后生活的并不幸福,常被同村的孩子欺负,父亲却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他从小就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爱意,五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家庭里生养的子女每一个都生活的幸福安逸,只剩下他每天面朝黄土,如今还在为生计奔波。他内心始终觉得,是父亲当年的坚持,是她走上了人生的坎坷之路。父亲年轻时是一名小学教师,自己本有顶职的机会,却被父亲放弃了,几十年来,自己既没有正式工资,又没有分配到土地,他从未享受过父亲带来的帮助,反而生活越发艰难。为了养家糊口,年逾六十的杨学初,仍在工地上干着搬砖的活计,同时还承包了别人家的荒田种植,艰难的抚养了一双儿女。当父亲要求杨学初养老送终时,他有些不甘,他心里一直对父亲有些埋怨,他这一生因为父亲的选择一直操劳不止,也许当年父亲改变一个决定,他现在的生活都不会如此艰辛。所以照顾父亲,他坚决不肯。
  

  在社区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由四个子女轮流照顾父亲,至赴深圳治疗之前,老人百年之后的抚恤金及24个月工资由吴白露支配。历时四十年,终于翻过了不满坎坷创伤的一页,杨学初也答应探望病重的父亲。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one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