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失去奥林匹斯山众神庇佑希腊人离别故土异国他乡寻生计(转载)

  失去奥林匹斯山众神庇佑 希腊人离别故土异国他乡寻生计

  在希腊当了17年药品推销员的Tilemachos
  车,还拥有一个公款支付账户。但是受迫于希腊的经济危机,如今他却

  腊的生活时说。“可现在我倒大老远跑到瑞典刷起了茅厕。”
  为逃避本国创纪录的24%失业率以及可能阻碍经济增长的财政紧缩措施,
  六岁的女儿留给爷爷奶奶照看的Karachalios只是逃难大军中的一员。
  数量去年较2010年翻了将近一倍,达到1,093人。今年这个数字还会

  “这里的日子不好过,很不好过。我倒是情愿留在希腊,可是留在那儿

  已连续第五年衰退,今年的衰退幅度料与2011年一样,达到6.9%。从
  录的122万人。希腊人口总数是1,080万人。
  Ourania Michtopoulou原先在希腊的赛萨洛尼基有一份纺织行业的
  她与丈夫于2010年一起来到了瑞典。“呆在希腊没前途,”
  上了,我都48岁了,但是孩子们也许能过上好日子呢。”
  “回家”
  他们一家人如今寄居在一所逼仄的公寓房里。丈夫Nikos在为一家景观

  ’。”
  Karachalios是在服满义务兵役后开始他的药品推销员职业生涯的,
  年雅典奥运会上遇到的中国女子,有了一个女儿,后来又跟中国妻子离

  生活会给你带来什么,”他说。
  Karachalios是个感情丰富的人,脑后日渐稀疏的黑发中已经隐现出
  污垢,身上穿的也不再是西装、领带,而是换成了牛仔裤和工靴。他的

  10年千辛万苦一心要从特洛伊返回故乡的希腊英雄。Karachalios的

  腊政府突然强制制药商削减药品价格,降价幅度高达27%。为了减少成
  前上司接手他的工作。Karachalios搜索招聘广告四处求职,结果
  这份工作。后来他打算开一家养老院,但是由于时运不济,数月辛苦和

  用过高,他只得作罢。他在瑞典有一个朋友,他自己也去过这个国家,

  欺骗。”
  一只盘子
  Karachalios 3月到了瑞典,他朋友帮他在一所偏僻的公寓楼里租到
  元)。这所公寓楼里还住着不少其他移民,许多来自中东。
  他的蜗居里没有煤气灶也没有烤箱,只有一个电炉和一个微波炉。吃饭
  己用一个装奶酪的塑料盒子将就一下。屋里的一面墙上,有一面小小的
  Karachalios说他从来不看。晚上如果有精力的话他就抓紧学瑞典语。
  由于他有医疗护理行业的背景,Karachalios起初的求职目标是给老
  会瑞典语。
  为了找工作,他开始去敲餐馆和保洁公司的门,终于找到了一份打扫出
  周他没拿到工钱,因为被告知正处于培训期。第二周下来,他说他工作
  再叫他干活。
  节俭生活
  7月份,他在另一位希腊人开的保洁承包公司找到了工作。
  待遇还算公平。
  在希腊的时候,Karachalios每个月的薪水税后能有2,500到3,000
  照每周工作40个小时计算,每月收入大约为1,907美元。
  “我那时候干的活儿要体面得多,不过眼下这份工作我也不介意,”他
  一肚子火。”
  Karachalios 7月份的工钱直到8月中才拿到手。这段时间里,他一
  着下次抽。另外,等到学校开学,清洁工的合同就要到期了,所以他还
  哥尔摩找到一份长期工作,他也许会带着女儿去上海找前妻。
  “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去那儿的话对女儿会有帮助,”他说。
  几无接触
  目前生活在瑞典的外国人约有140万,占瑞典人口总数的15%,而二战
  进步的国家感到自豪,但据瑞典社会学教授Klas Borell说,2010

  一所学校的校长Andreas Kembler说,虽然他不知道那些清洁工的名
  学生们从他们身上了解到了希腊的危机,知道了失业的真正含义。
  当跟他讲到Karachalios的时候,Kembler说,看到那些希腊人被迫

  得到工作的地方也算合情合理,”Kembler说。“不过我也感觉,这种
  的压力,可要说他就因此而抛家别国漂泊异乡自然也显得有些牵强。”
  由于瑞典夏天日照时间长,Karachalios每天早上5点钟醒来时太阳
  一站地铁到Rinkeby。这是一个到处都是沙砾碎石的打工族聚居区。地
  车外放着他们的鞋和一瓶瓶的水。
  Karachalios来到高速路边一个满地散落着废弃物的加油站,在那里
  他脸上浮起了期望的微笑:等上了车,他就可以借用工友的iPhone,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fiv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