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转载)

昆仑国际2005中国经济论坛--澳大利亚
  The Arthur Streeton Audirorium
  开始时间:2:10pm
  主持人:好,我们今天非常有幸,把屏幕上的郎咸平教授请到台上来。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郎咸平教授到台上来。郎咸平教授的讲演非常精彩。他的讲座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四十五分钟。四十五分钟后,我们会有一个休息。如果大家要有一些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写条交给我们的工作人 员,我们可以根据时间的情况安排回答。有请朗教授。
  郎咸平:非常感谢主办单位,让我有一个机会能到澳洲来做演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个地方来做演讲。我看到各位,心里特别有感触。因为在一九九四年之前,我 像各位的心情一样,期盼着祖国的强大。甚至呢,我当时有点儿奥悔。我在美国,混得还可以。我在纽约大学当教授,芝加哥大学当教授,在学术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地位 。最遗憾的一点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我竟然没有办法亲自参与。一九九四年之后,抛妻弃子,放弃一切,包括美国的国籍,毅然绝然地回到了香港,2000年之后,正式踏入国内。我的一生,做的错误不断,但是这件事情儿,可能还算是比较正确的。(笑)
  那么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也可以看到,那是我在上海的电视节目,叫财经郎咸平。这个节目做出来之后,成为上海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甚至超过了你们喜欢看的小燕子。(?笑)英国伦敦《金融时报》登了一篇专访,谈到这个。它说,上海妇女的三大爱,(笑)第一是路易威登的包包,第二是卡提亚的手表,第三是郎咸平。(笑、鼓掌)我在 上海还算是比较知名的,所以我出去的时候会带把梳子。(笑)因为知道观众会和我照相。有一天,有几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冲过来,看到我,拉着我的小手,很激动。 看到年轻漂亮的少女激动,我会更激动。(笑)她们问,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字呀。我说没有问题呀,给你签一个字。能不能给我电话号码?我说,可以了,给你电话号码。 我跟你讲,我祖母最喜欢你。(笑)
  那么今天,在各位华侨的面前,我当初呀,我在纽约的时候,我听见别人叫我华侨的时候,我的心都是很酸的,也是很难过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割不断的黄河情结。每 个人,不管在国外多有成就,尤其是第一代移民,你都不得不想起中国。那么今天,当然,我不是党的发言人,没有必要说为了党来这边做任何的宣传。但是各位可以理解 ,我今天来的目的,我是带来了一个心,用心来给各位做演讲,谈一谈你们所关切的话题应该怎么样来理解。
  那么你们从媒体中可以看到,中国政府,这一两年来,在金融政策方面遭遇到莫大的困难。不但是金融政策,海外的并购,包括海尔并购美泰,以及中海油收购尤尼科,会 因为政治的事件而遭到封杀。那么类似的问题,我在我的节目里,我早就讲过了。中海油收购尤尼科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已经违反了美国的国策。甚至我们今天谈的主题 ,金融的问题,情况之复杂是各位不能想像的。那么在国内呢,在这方面,我的发言更激烈。到海外来呢,跟各位华侨发言,我收敛一点。但是呢,政府对类似的言论确实 可以做到采纳雅言吧。金融政策方面呢,政府也希望集思广益,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好,是吧。
  各位想想看,你们回忆一个历史,在80 年代末期的时候,当时我还在纽约大学当教授,日本人简直牛的不得了当时。那点小小的成就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可以带领世界的时髦了。竟敢进军美国,收购洛克菲勒中心 。节目里刚刚讲了一句话。当时纽约时报等等美国媒体呢,又是第二次珍珠港事件,痛骂日本人。可是各位要知道,在这个时候阿,一个象征美国精神的洛克菲勒中心,并 没有受到美国政府的横加干涉,各位知道为什么吗。我告诉各位,金融政策阿,包括美国在WTO要求进入中国金融领域呢,那么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政策。那么在洛克菲勒中心被收购之后,紧接着就是德法日美英等国所搞的广场协议,压迫日币升值。在90年代,日币升值到1美元兑120日币,完全摧毁了日本经济,这个时候,那家购买洛克菲勒中心的日本公司呢,由于经营不善,不得不用半价再卖回给老美,等把这个钱转成日币的时候呢,再损一半。我 跟你讲阿,你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次,我再告诉各位,我对我们人行所推出的更加浮动的政策呢,我是举双手双脚的反对。(笑)那么,我们目前浮动的空间是5%,上下5%。我说我正是的告诉全国老百姓,上下5%是特别有意义的,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的利润率平均只有5%,所以只要升值5%,跟我们出口有关的厂商们利润全部被吃光,贬值5%呢,跟进口有关的公司呢全部被吃光。所有老美只要能够在金融政策方面呢左摇右摆东晃西晃呢,中国制造业呢可以说利润完全看不到。各位再想想看,你为什么 要压迫人民币升值,你为什么希望中国货币更加浮动,如果大家认为货币只是国家的一种国家的所谓的法定代表的话呢,你就错了。如果你认为汇率只是货币之间的价格, 代表国家主权的话,你就错了。那是理论。什么叫汇率,各国政府为了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叫汇率。(鼓掌)
  那么这个事件呢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温总理当时由于国外压力太大,正准备考虑调整外汇汇率的时候呢,事实上这个观点就被提出来过。而且汇率这个问题阿,牵扯极其复杂,到去年年底,如果各位还记得的话,我们中央政府提高了利率,那么今年来又提高了汇率,这一连串政策在我看来的话呢我认为是一连串的错误。为什么会这么说,利率在中国是不能调的。为什么不能调,你们如果在看海外媒体报道的话呢,大家可能会说,中国经济是否有通货膨胀,又有专家学者或者媒体说中国经济是有通货紧缩,为什么会有二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出现在同一篇报道上呢,因为今天的中国,它是全世界非常奇特的一种二元化的经济,中国是既有通货膨胀,又有通货紧缩的情形,所以金融政策基本上都会失效的。怎么说?那么去年调整利率的时候呢,国内一般学者大部分都赞成的,真正提出反对的呢,除了我以外,还有社科院的院长李杨先生,我们提出反对。反对的原因,我讲我的观点阿,因为中国是二元体系的经济,什么叫二元体系,我们银行的信贷,60%多,60~70%,属于地方政府。其他呢是给非银行机构的企业,那么这些企业呢是以国营企业为代表。那些地方政府以及国营企业,他们借钱,利率是不敏感的,利率上升了,他照借,我跟你讲,他不会停的。比如说我们天津市,举个例子来讲好了,天津市为了地方建设,新市长一上台,地方建设5年之内搞了7000亿,那么类似的政绩工程在各囟加谐鱿帧K??003年年底,温总理搞宏观调控的时候,当时是用什么政策,用行政调控的手段,为什么,就是针对这种地方政府低水平重复浪费的现象呢,提出行政干预。
  那么像类似的行为,尤其是地方政府,他是为了政绩工程,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了自己升官嘛,而作的政策,利率再高,他照借,不会停的。国营企业呢也差不多,他不 会停的。所以当利率在去年底调升0.27%的时候,你发现,这种低水平重复浪费的部门,他照借,他继续膨胀。可是我国民营企业的金融来源,不是靠银行,靠什么,大家从台湾过来的,从亚洲过来的都要了解,靠地下金融,简称黑市。那么这个地下金融,他这个利率是非常敏感的,而且他是非常市场化的。按照我们当时的调研呢,银行调整0.27个百分点,在浙江地区平均上升1%,4倍之多,为什么,因为他把未来的预期全部给你搞进去了。所以各位请看,你调0.27这么小的幅度,膨胀的部门呢,政府以及国营企业,照借照膨胀,那么民间利率呢大幅上升4倍之多,严重打击了民营企业,所以民营经济本来已经够萧条了现在继续萧条。所以这个金融变数,你只要一调整,你就会让二元结构呢变得更加二元化,甚至呢变得差异更大,更阻碍我们经济的发展。所以在国内的金融政策方面呢,我是坚决反对中央政府作出任何过期的行动。而当时还提出一点,你只要调整利率,你的汇率势必要调整,因为这是一个简单的1+1=2的理论,你造成息差之后,热钱流入是你避免不了的。
  那么,我多么希望我是错的。就在这几天,就在这几个月,人行行长不断的对外发表声明,说汇率我们不考虑调整,到了7月21号,突然调整。调整之后,我在我的电视节目里也好,或者公开发言也好,我都公开抨击人行,我说你既然能够说不调整而调整,各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吗,代表政府信用被破坏。你要打击国际炒家你不是这么打击的,不能拿政府信用作背书,所以我要求人行负起行政责任。那么类似破坏政府信用的金融政策呢是我感到深恶痛绝的,我在任何公开场合呢,我是大力抨击。那么今天升值以后,人行又说一句话,我们保证不再升值。我请问你,你还有信用吗。(笑)你一旦保证不升值,你给老百姓的印象就是一定会升值。(笑)
  那么各位请看,2002年之前,我国的外汇流入是负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外汇是净流出,2003年之后净流入。我们把2003年整年的外汇作个分析,扣除掉贸易盈余,顺差的那块去掉,直接投资去掉,还剩下多少钱呢,369亿美元。这369亿美元怎么进来的,不知道。那么我们人行呢,经过呼吁之后,到各地去查账,还是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从2004年1月到2005年年中,我们做过统计,3067亿美金外汇,其中1500多亿我们知道是贸易盈余贸易顺差同时再加上所谓的直接投资,还有1400多亿,48%是哪里来的,不知道。那么这么大一部分阿,让我感到万分紧张。各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外汇这个东西啊,你只要破一个?来的。
  那么你想想看,今天大家炒人民币,目的是看他升值嘛,如果央行展现出来的态度呢是以破坏政府信用为背书条件,一再的告诉老百姓我不升值,到时候又升值。那么现在再讲的目的呢,很明显,鼓励国际炒家,大量进入中国。所以,现在1400多个亿哎,各位同志们,你们想想看,这对我们人民币造成什么样的压力。一旦失控,将来就重蹈日本洛克菲勒的覆辙。到最后呢,15年之后,我再给各位演讲,讲起洛克菲勒中心,你们哄堂大笑,讲起周小川的水平,一样哄堂大笑(笑、鼓掌)。
  那么我当初提出个方案,但很不幸的,人行不接受我这个建议。也很遗憾的告诉各位,我在国内的影响力,我是金融学博士阿,我在国内的影响力竟然不是金融,反而是在国资流失国资改革方面我还稍微有点影响力。这个人生阿真的很难说的。(笑)万事都由天,半点不饶人。(笑)只有天算,天掐指一算。(笑)
  那么我们再讲这个汇率,当初我提这个建议,什么建议呢,你何妨贬值2%。你的目的呢,你是要防止热钱流入,你防不住的。那么各位知道国际炒家的钱是非常贵的,成本非常高的。如果我们能贬值3%、2%,撑他三个月的时间,他资金成本撑不住,他自动会出去的,怎么进来你不知道,怎么出去你一样不知道。(笑)还要可能从潜水艇运走也有可能。(笑)然后你再升值 5%不行吗,然后再贬值3%,再升值2%,再贬值1%,再升值6%,再贬值。(笑)你不这样做不可以打破预期,预期不是靠政府说我不升值就不升值的,你如果说了不升值你就不能升值,就这么简单。
  我是资本主义经济学家,你们知不知道我在国内最反对什么,我最反对他们什么民主自由议会宪法以及民营经济。(笑)我比社会主义经济学家还要更左倾,你们要说我左倾嘛还差不多错了,你以为民主自由议会宪法以及民营经济可以救得了中国吗?你大错特错了。我们150年来,从孙中山开始就没搞清楚状况。(笑)我为什么这么说,亚洲哪一个国家是成功的,你告诉我,一个伟大的殖民地,美国的殖民地,亚洲1960年代的超级强权,叫什么,叫菲律宾,他承袭了美国所有的制度,包括我刚才讲的民主自由议会宪法民选总统、民营经济,到最后,你发现,民营企业和政府合谋席卷全国 财富,到最后呢,菲律宾女人不得不到香港,去做保姆。(笑)那么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印尼,哪个国家不是如此呢,你只要盲目的引进西方的制度,所带给你们的 就是国家的没落,你晓不晓得。因为一个最基本的精神你没有引入,那就是法制化建设的信托责任你没有引入。
  我不晓得各位去年有没有很关切我们国企改革,这25年来,我们中央政府大力推动私有化,把我们国营企业逐步的转成私有化,通过很多种方法,包括MBO。什么叫MBO呢,那叫经理层收购。其中有一个最荒谬的理论,叫做冰棍理论,由于国家民族的问题、体制的问题,使国营企业做不好,做不好呢,它会像冰棍一样慢慢融化,与其让它 完全融化光呢,不如在它没有融化光之前送给国营企业老总。由此推行25年的产权改革。国企老总通过很多种方法,包括自己收购,我的朋友收购等等方式把国营企业搞到手上。这就是我们的产权改革。去年我发表一篇文章开始,是在复旦大学 做的演讲,叫做"民营企业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当然话很激烈,马上那个家伙就到香港告我,然后开始了将近一年的斗争,到最后,这是政府的英明,停止了MBO,不许国企老总随意拿国营企业。
  在今天这个场合呢,我认为是很重要的话题,我也希望跟各位做个沟通。今天中国的企业家,我每去任何一个地方演讲,我告诉地方政府、企业界下面一句话,中国企业家 包括高管人员不需要激励机制,这是美国或者澳洲的激励机制,我们不需要的。中国人缺什么,中国人缺信托责任。什么叫产权改革,这么多年来,那就是我所谓的保姆理论。我们家今天很脏阿,请一个人来清洁我们家,这就是保姆,清理干净以后呢,家就变成他的了。这就是我们产权改革。(笑)国企老总本身,就是保姆。很多人不高兴,说我们不是保姆,我们是管家。我们不管,反正就是被他拿了就是了。你做好是应该的,我们现在不是这样想的。由于体制问题,所以我们做不好,做好了就变成他 的了。这是个表面现象,各位晓得吗,以后大家要对我们中国大陆进行更深层次的了解。你们以为一个资本主义经济学家,我所在乎的仅仅是国有资产吗,你这样想你就错 了。我所在乎的不但是国有资产,甚至是什么,民有资产我更在乎。你想想看,这一群会践踏国有资产的职业经理人-国企老总,将来一定会践踏民有资产。你不相信我的话,你问问国内民营企业家,你敢不敢把100%的经营权交给职业经理人?你不敢的,为什么,明天他就把你客户带跑了,他就这样一个民族。甚至我们没有信托责任到什么地步,你到国内餐厅吃饭,墨尔本可能不会,你问那服务生有什么好吃的?他一定会跟你说,先生,蒸条鱼吧。为什么,你知道吗?不是最贵的,就是卖不出去的,没有第三种可能。(笑)连服务生都没有信托责任。所以我们今天产权改革背后的问题,也是我国经济发展未来最大的危机,那就是我们国家信托责任的沦丧。
  我在这里很沉痛的告诉各位,这件事情,中央是非常清楚的。我们差到什么地步,我举4个美国的企业家。美国小布什总统在一个月前提出,考虑停止征收遗产税,这种事情在很多企业家认为那是非常好的,对吗,大家肯定很高兴。你们知不知道是哪二个人登?广告反对,一个是微软的比尔盖茨,一个是巴菲特。他们怎么说,他们说,"我不能允许我的第二代不劳而获!"想想看,活雷锋啊。(笑)"因为我的第二代如果不劳而 获,会使他同时代的年轻人处于不公平的竞争情况,这种现象会影响美利坚合众国未来长久的国力",何等的伟大啊。人家想的国家民族老百姓,我们想的是什么,我们的企业家国企老总,想的是自己。这是美国的创业企业家。
  你看看美国的职业经理人,但我不是讲各位了,我在国内是这么讲的,几千个国企老总就在下面,就讲国企改革,我就问他们,你们坐在下面都听好,除了不准喝水以外, 还可以听好,(笑)你们自己认为哪一个人比通用电气韦尔奇伟大请举手,我告诉你,不必看,没有一个敢举手的,为什么,你差多了。(笑)韦尔奇从1981年接任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当时他的市值是300亿美金,到了2001年,他下台的时候呢,变成了5000亿美金,你们知道什么概念吗,那是中国GNP的三分之一哎,富可敌国,一个公司。请问国企老总,他走的时候带走什么,带走他的薪水以及退休金1亿美金而已哎,你们呢,像TCL的改革,李东生一个小改革,拿 走12亿人民币,你凭什么,你公司是通用电气多少,万分之一,你凭什么拿那么多钱。甚至有人跟我说,比如说海尔吧,很多媒体跟专家学者问我,你看,1985年,海尔冰箱总厂,是个破产的企业,要不是伟大的企业家,把他搞成今天世界的品牌,哪有今天的海尔啊,难到他不应该拿吗?我告诉你,他就不可以拿。为什么不可以 拿呢,我拿美国克莱斯勒做比较,克莱斯勒也正巧,就在那个时代,破了产,当时他们聘请了一个重组大王,你们都知道的,爱登卡,来做重组,他拿多少钱,1块美金1年,他不好意思,你公司这么糟糕,你还敢拿吗?等他把公司重组好了以后,重新上市。我想请问全中国老百姓,克莱斯勒是谁的?通用电气是谁的?你发现阿,都是中小股民的,而不是这些职业经理人,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才是美国资本主义的精神,是什么,是对国家民族以及老百姓的信托责任。你做好是应该的,我们今天国家民族,有没有想到这句话,没有,想到都是自己,做不好都是谁的错,国家民族的错,什么体制问题,那不是国家民族的错吗,的错,做好了,是他自己有能力。莫名其妙。 (笑、鼓掌)
  就是说,我们这个土壤出了问题,才孕育出这一大批不检点的职业经理人。这个问题有多严重,我回答刚才那位观众提的问题,你晓不晓得,全世界500大,哪一个不是职业经理人做的。那么今天我们的企业家,创业企业家是非常艰苦的,他没有可信任之人,没有可用之人,所以他所担忧的事情和美国人所担忧的是不一 样的。上次那个韦而奇来中国做演讲,讲的是不太好,他老了嘛,胡说八道一通。(笑)我们企业家问的问题,他都听不懂,不知道在问什么,为什么听不懂呢,因为你担 忧的问题跟他担忧的问题不一样的,我们担忧的是,我们如何防止被骗,(笑)我的总经理怎么坑我,(笑)我要用什么激励机制保证他不会坑我,(笑)保证他好好工作 ,我们担的是这种心,低水平的事情,人家韦而奇担心的是什么,整个宏观战略格局,没有可比较之处。为什么,各位知道吗,这种土壤所出来的企业家,一定怎么样?我 在2003年提出说,中国企业是做不大的,很多人骂我,现在没人敢骂我,我就问一句话,你们想做大吗,你现在的企业有多大,我有几个亿,几个亿是吧,我想请问你, 你5点钟的时候敢不敢关手机啊?哎,不敢。几点关啊?24小时都不敢关。(笑)为什么啊,事情太多了。我说这个小摊子,你5点钟都不敢关手机,忙成这样,你还能做多大,你告诉我。为什么做不大,各位晓得吗,你没有帮手啊,中国没有可信赖的职业经理人,因为我们的土壤就是没有信托责任的土壤。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一再强调,从讲菲律宾的案例,讲到现在,我并不是民营企业家的敌人阿。所以媒体封我是民企杀手,因为某些企业倒闭的缘故,跟我有关的企业倒闭的缘故。(笑)但是也有很多人叫我民企教父,我情愿担当民企教父的美誉。我事实上,非常关心民营企业的发展。我现在一再呼吁,我们中央政府,未来该怎么做 ,我相信在做的各位也都十分关切,你们心中跟我一样都希望我们国家更进一步强大。所以从菲律宾的故事讲到国企老总,你知道我们欠缺什么,我们欠缺大一统的更加中央集权的政府,一个更有执行能力的政府,推行法制化的建设,而法制化的建设必须先规范政府的行为,再规范每一个个体的行为。我为什么这么说,海外华侨感触是最深的,你们对中国的关切远远大于国内民众对中国的关切。我今天不需要问你们,你爱不爱中国,我可以帮你回答,你们每一个人都爱中国,不然你不会来听我讲中国的问题 ,我在国内我不这样问的,你们知道我怎么问吗,我说你们这些人到底爱不爱中国?(笑、鼓掌)
  你认为应该怎么样让中国强大,那么最近国内出了一本书,写的不错,写我的,(笑)这本书叫《郎风暴》,写这本书以后呢,我下面要讲的思维在里面都有,当然了我们 政府对这本书也非常重视。我这么说,中国要强大,首先要渐进进取。我们的 ,我们的常委,在这方面是非常爱学习的,他们常常找专家学者给他们讲课,各位可能都不知道这事,请专家讲课谈谈历史谈谈什么,非常注重学习。我提出一个思维,我们国家要富强,我们需要什么,我们的党应该怎么做。这本书里面讲的非常详细,我花几分钟的时间和各位做个沟通。
  你们认为一个国家要怎么强大?民主自由议会宪法吗?我跟你讲,你只要采行这种政策,那就是上百年的混乱,那不就是今天的中国吗,我们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不就追求这个吗?你们有没有看过《走向共和》,那个连续剧看过没有,回去再看一下,(笑??竟然在革命成功后要求老百姓投票选出总统来,可笑阿,你完全没搞清楚。民主自由议会宪法是什么,是强国之后的结果,不是原因。你今天看到英美德法这些国家,都是民主自由议会 宪法是吧,你搞错了,那是强盛之后才有的。德国什么时候开始有议会宪法的,难道是二战以前吗,错了,二战之后,二战之前,魏玛宪法,但是被废除了。
  那么各位再看一下,我用一个伟大的人讲的一句话,给各位一个启发,拿破仑他说,"为何错落三岛,小小的英国,能够成为席卷全球的日不落国"。他表示不理解,那么小的一个国家,到最后,他认为,是英国人的纪律。美国人呢,继承了英国人的纪律。你们以为美国人很散漫的,你错了。我跟你讲阿,我一去美国的时候,我也以为美国人是很散漫的,因为我自己是很散漫的一个人。美国一年调二次时间,到调时间的前一天晚上呢,报纸上登个小方块,说明天调时间了,美国第二天全国没一个人迟到的 ,除了我差不多迟到一个小时以外,别人都不迟到的。(笑)那是美国人的纪律。而且从东到西时差三个小时,美国人都调时间,何等伟大的纪律,澳洲可能会有,我都不清楚,他不会不听的,这是什么,普通法系的纪律,英美法系,不得了的。这才是强国的关键。中国呢,调时间,全国大乱,我跟你讲。(笑)还有你们去看地球仪,时间是根据经度刻画的,我们时间怎么区分,你晓不晓得,从苏联开始往下走,走到中国,绕开,到越南再往下走,(笑)中国是一个时区,应该是有三个时区,中国到现在还天下大乱,因为没有纪律。
  各位请看,英国跟美国的强盛靠什么,靠纪律。所以法国皇帝拿破仑,大家不要简单的以为他是个军事家,他还是个伟大的皇帝,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法学家,他发现法国人特没纪律,跟中国人一样,他创造了什么,大陆法系法典。法国人不是没有纪律吗,我就让法律让你不敢没有纪律,我用严刑峻法让你不敢没有纪律,叫你左转你不敢右转,叫你直走你不敢听下来。大陆法系法典的目的何在,用法制化的力量形成法国人的纪律。我们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法制化的纪律。我们的法家都是人治的法家,不是法治的法家。我再请问各位,第二部大陆法系的法典谁写的?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形成了伟大强大的德国,二次世界大战败仗,到了今天,欧洲大陆的超级强权,竟然还想进安理会,(笑)能不能进不知道,但至少还有这个资格,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哎。亚洲只要一个国家,是有纪律的,这个国家带给中国数十年痛苦,那就是日本,日本的纪律谁创建的,是明治天皇。你看这几个国家,英国人的纪律是什么时候建成的,亨利八世。美国呢,1890年的哈里逊总统,一直到1932年的罗斯福总统,那是美国最大政府的时代。所以各位再看,拿破仑是搞民主的吗?俾斯麦是搞民主的吗?明治天皇是搞民主的吗?亨利八世呢?罗斯福呢?哈里逊呢?没有一个搞民主的,都是什么,大政府,中央集权的政府,做什么,推行法制化建设。当你法制化建设推行下来之后,你才会有法制化的游戏规则,你才不会有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你才不会国资流失,不讲信用不讲责任的国企经理人才不会有。每一个人都在法制化的游戏规则下尽情发挥你的创造力,创造你的财富。但是这跟菲律宾是不一样 的,因为你不会靠剥削别人而让自己致富。那么就当法制化的游戏规则建成之后,中产阶级才能得到保护,中产阶级才能兴起。只有中产阶级兴起之后呢,你才有民主自由 ,那就是二战之后的德国法国,那也是二战之后的日本。日本有什么民主自由,笑死人,他根本没有的,现在才有,那都是二战之后。
  所以我们这150年来的革命阿,我们的革命源泉都是在海外开始的,从檀香山开始的。但是一个观念的错误,带给国家是上百年的战乱、混乱与屈辱。所以,今天,坦白讲,我们期望中国 政府做什么事,我们所期望的是带给我们强大的中国,而这种强大的中国,我们不希望你做到菲律宾,我们希望你做到美国。但是我跟你讲,我在全国讲话呢,我是最反对民主自由的,因为一种没有法制化所建立起来的民主自由,那是台湾的民主台湾的自由,那是带你走向菲律宾的自由。如果你们不重视我的话呢,你回忆一下,台湾经济发展最快是什么时候,是蒋介石父子的威权时代发展最快的,民进党之后呢,发展是落后的,台湾的IT产业是出逃到大陆。这些案例证明了什么观点,我们需要这一代的党国领导人,是一个精英政府,而这个精英政府他努力的目标,是创建出一套法制化的游戏规则,创建出 一个法制化的中国,而这个法制必须先规范政府的行为,然后再规范个体的行为。几十年之后,自由民主慢慢会出来,我想到那个时候呢,全国都会认同的,包括党。因为 我们追求的目标不都是一样的吗,不都是为了一个繁荣的中国而努力吗。如果你不开始这一点呢,你今天就开始民营化的结果,是让你国家更快的进入崩溃。
  有一位在国内也是我认为比较伟大的经济学家,他的名字叫做吴敬琏,他的一本书,叫《世纪大拍卖》,讲苏联的私有化。这本书里面呢,他做了个书评,这书评看你敢看不敢看,因为一个人,一个大学者要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很难的,他讲了一句话,他说,"国内很多人(包括我本人)都简单的认为民营经济等等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源动力,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是错的"。因为一个没有法制化建设的社会呢,一种过分扩张的民营经济呢,所带给你的是一种权贵资本主义。那么我们今天所追求的是什么, 我今天所追求的呢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今天改革开放,我们私有化,带给你的不是。
  我给你举个最形象的例子,你听了都会想哭阿。一个民营企业家,到绵阳市,想收购国有资产,这个国企老总,不是长虹,(笑)告诉这个民营企业家,"哎,跟你讲啊 ,我们这个国有企业的净资产,经过我们后面搞鬼的结果,已经压的很低了,你们假装出20%的价格都给你,还有5000亩地在后面,我全都送给你们,你呀,给我一点钱"。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地方干部。还有,我们的改革走到什么地步,四川郎酒 , 20亿的净资产,他们员工给我投诉,党组书记,4 亿要把它卖给一个他的朋友,"的东西不要付钱,等你以后上市以后再把钱给我吧"。痛心疾首。这样一种没有国家民族责任感的人是大多数。当然我查询过国资委, 说不是4亿,是5亿,结果是一样的。(笑)
  那么我们改革开放到什么地步,各位知道吗,举个例子,地方政府认为国有企业无效率,把他给民营化了。结果发现很多民营企业家呢,贱价买断工龄,把工人推向社会,由谁来负担?由失去国有企业的地方政府和你我来负担哎。那么这个家伙,把工厂拆掉,盖个高楼大厦,平地起高楼,卖掉以后,钱归谁,归他个人。这是我最反对的国企改革,成本由整个社会负担,而利益归一个人。这叫什么改革。
  那么现在,我们农村的破败,是你不可想像的。股票市场是小事,我们农村的危机才是让党国领导人最忧心的大事。我们最近出来很多事情,不知道各位知道不知道,大学乱收学费,甚至几个名大学,你要考上这个线,给我8万块,我一定收你,就这个样子的。那么以前20年,在党的支持下,农村子弟可以通过念书考上北大清华,他就脱贫致富,现在,农村子弟考上北大他都念不起,学费太贵。学费都怎么收的呢,我们党给你大学钱够不够,我跟你讲够的,钱少一点就是了,够还是够的,通过很多种方法,包括收学费,收的钱到哪里去了呢,都到个人口袋里去了。
  我们医改不是这个样子的吗,我们医疗改革当初是什么样子的呢,医疗改革,什么叫着自负盈亏,自负盈亏,你生了病的病人来看病,有没有钱啊,没有钱,明天再来。澳洲医院不可能的,急诊下班后他一定要给你看病的,他是人性化的社会,这里我没看过病,我不知道啦,应该这个样子的,中国不是的。被车撞了,快死了,有没有钱呐?(笑)没钱,我跟你讲,我不跟你看病,就算你死了,叫你拿钱过来,2万块押金,没钱不看病。你这个社会同情心在哪里?你这个医生的责任感在哪里?医院的信托责任在什么地方?这叫什么,叫做莫名其妙的资本权贵主义。
  你一切向钱看的结果呢,是把整个社会的道德文化都打散了,你发现整个中国社会是个没有文化的社会,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什么改革都向钱看,什么改革都叫自负盈亏。 你们知不知道,农村现在到什么地步,有25%的高利贷阿,是4分利阿。各位晓不晓得为什么,我们搞个农信社的改革,叫股改自负盈亏,什么下场,那就是农村收的钱他不投在农村的,你想想看,我要自负盈亏阿,养猪贷款,3个月2000块钱贷款而已,那么少,利息多少钱呢,几块钱,那么我要不要去看一下,你是不是去买猪呢,你喝酒喝掉怎么办呢,等我坐车去看你有没有养猪,来回车费就超过几块钱 ,交易成本太高,所以到时候怎么样,不借给你了,所以农村收来的资金呢,都投入到城市里面干房地产。那农村没有资金的结果呢,是农村高利贷盛行,而且谁做的高利贷,根据温铁军教授的研究,发现是村里干部的亲戚。(笑)然后,25%的高利贷,4分利,而且高利贷里面,根据温铁军教授的调研发现,87%用于再消费,13%用于再生产。什么叫再消费,那就是吃饭、看病、交学费,永远还不起的,只有13%用于再生产,养猪种稻,这就是农村现状。所以温铁军说了一句话,今天农村的高利贷情况就是国民政府的后期。这个是我们国家目前摆在眼前的危机,可是各位知道为什么吗,我们整个国家目前最缺的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信托责任。
  我讲这个话题,我讲的是非常难过的。时间已经过了几分钟了阿,最后一句话。你晓得我们欠缺信托责任到什么地步,我们所有改革的问题,跟这个事情相关太大了,所以今天啊,我在国内不断的呼吁,我们希望中央做什么,更加强大,压制住地方政府的行为,推行法制化建设,为什么目的,让全国老百姓都有信托责任,我们这一代是最差的一代,要逼迫我们这一代,用严刑峻法让我们不敢不有信托责任。
  到最后,讲一个故事,肯尼迪总统讲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中国人汗颜的话,他说,"不要问国家给你做了什么,要问你替国家做了什么"。我们国家的人敢不敢讲这句话,不敢, 他难道不愿意讲吗,他愿意,老百姓这种小事情。你看,比尔盖茨,巴菲特,韦而奇,爱的卡,人家讲的什么,还有美国总统,人家想的都是国家民族以及对全体老百姓的责任,我们想的是什么,怎么样把国家资产掏到自己口袋里去,想的是自己,我们有没有想到国家,没有。我们国家的强大,按照这种方式走呢,是不会强大的。还好,我们的党中央目前对这方面认识已经非常充分了。最后我在此,讲最后一句话,我跟在座各位一样,非常急切的想看到中国的成功,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像以前一样,超英赶美 ,成为世界上超级强权,但这一切的基础,是必须有一个法制化的政府所推动的,而一个精英政府就是要推动法制化建设,用严刑峻法让我们这一代社会参与者不敢不有信 托责任,大家不要问国家替你做了什么,想一想你替国家做了什么。谢谢各位。(长时间鼓掌)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ten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