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沦落为’绑架犯’

我, 和大多数来澳的留学生一样,毕业移民后, 找工作经历了很多挫折, 然后开始从事,我现在的职业,一名出租车司机, 前后有6年时间, 我的工作时间和一般的上班族不一样,大家上班的时候我在上班,.大家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继续驾驶着出租车,工作. 可以用披星戴月,来形容出租车司机的生活吧. 其实,这些都不是工作艰苦的地方, 有时当你拖着疲惫的身躯, 还要被喝醉酒的澳洲顾客坐霸王车并打骂, 骂我” ing Asian”,然后他们还会理直气装把警察叫来,说我打他们。实际上,顾客,通常都是几个人,而我是自己一个人, 再加上他们身材高大, 通常与顾客有拉扯,都是我受伤。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不知多少次,我不止一次要求对打伤我的人,进行处理,但是警察通常都以缺乏证据作为借口,拒绝对肇事客人进行处理,碰上运气好的时候,损失些钱, 不好的时候,还会被打。这些我都认了, 为了养家糊口。 这都不算最倒霉的, 在2010年,冬天,发生了一件让我这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事情。
  2010, 7月份的一个夜晚, 在悉尼一家酒吧门外, 我拉了一个澳洲年轻男性客人(后来得知他20岁, 从警察那里)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却不知,他是我恶梦的开始, 象往常一样和客人打了招呼,他告诉我要去的地方后,然后我就朝着那个方向行驶,没多久,他就开始呕吐,吐得车里车外,到处都是。所以,我就告诉客人,根据行业规定,他需要支付(清理车子的费用。 这一说,他就开始撒起了酒风,用带有歧视性的语言骂我(ing Asian),还说一分钱也不会给我。(包括车费)我很担心,根据我以往的经验, 这样的客人很可能会有暴力倾向。所以,我没有和他过多的纠缠,因为他在酒吧喝了一晚上(后来看到他的供词),饮用了大量的酒, 很快他就在车里睡着了。 因为他没告诉我他家的具体街名和门牌号,我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又不敢叫醒他, 因为怕和这种醉鬼,会发生冲突。 因为害怕,我给我家里打了电话, 因为根据以往的经历, 如果报警的话,警察会置之不理。像以前我深夜收工回家, 衣服被酒鬼乘客撕烂, 身体被打伤,身上到处都是血道子. 我妈妈从电话里得知此事之后,很害怕,怕我发生意外, 她让我先开回家.他在车上一直睡觉,我也没别的办法。 我就往家的方向开,到家附近后,我的家人都来了,(父母和老婆),父母年迈,老婆已怀孕. 到家附近,父母都来了, 他也醒了,我们问他要钱,跟他讲道理,坐出租车应该给钱,我们挣钱也是养家糊口, 他就给了,虽然他给的钱远远不够洗车费和浪费我时间给我造成的损失. 我把他送到火车站我还给了他回去的路费,因为到了要交接班的时间了,我也不能再送他回去了。
  过了3,4 天后,警察突然来我家,说我犯了一起抢劫案要将我将我逮逋, 把我带到警局,给我录口供, 最后起诉我绑架勒索和殴打两条罪名,然后我得到保释。随后我收到了我的的出租车驾照被吊销的通知,更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我的吊销驾照的罪名是抢劫。(按照法律程序,我们还没被宣判有罪的前提下,不应吊销驾照。 因为,这是我们生活的来源。)所以, 我当时就觉得,忿忿不平, 我既没打他,绑架勒索更是无从说起?为什么以前我被澳洲白人客人打的时候, 就没有警察站出来保护我呢,同样都是澳洲公民, 难道因为我是个黄皮肤吗? 还是因为这个主要有移民组成的出租车行业,被他们看作一个低贱的行业。就应该被辱骂,然后坐车不用给钱。 我现在真不知道澳洲打着移民的幌子,要的是移民,还是奴隶。.在 第2天,澳洲各主流媒体,还相继报道了此事,我更是“有幸”登上了澳洲雅虎网站的头版头条。澳洲 媒体 用的全是个人的真实姓名和 信息。这直接 导致了,我们的朋友,邻居甚至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些事情,给我们的名誉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报道内容 ,就更是丑化我们华人的形象了,把我们描写成为,贪图金钱,殴打乘客的暴徒。 把他描写成一个无辜的呕吐的受害者, 这样的话,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还真 的对我们有很坏的猜想,觉得我们不仅素质低下而且残忍地欺负一个因病而呕吐的乘客。(实际上,媒体根本就没有披露他喝醉酒的真实情况, 他自己在口供中也承认他是喝醉酒,吐的。 这些都是我们后来看过,警察给他录的口供才真正证实了我们的想法,那就是澳洲媒体知道他喝醉酒的事实,故意不报道,为的是丑化我们的形象。让我们的移民生活,雪上加霜, 受到更多的歧视。让我们在今后的就业生活中难上加难,以惩罚我这个不听话的亚洲奴隶).澳洲自许个人隐私,民主和人权,难道只是针对澳洲白人吗?所以才有墨尔本,针对印度留学生的种族袭击事件的发生以及印度学生被打致死的悲剧。事后由于印度国内大游行,澳洲外交部长不得不去印度道歉,她们看中的还不是印度留学生大笔的学费.反观,2010年,7月, 悉尼 ST George 医院发生在华人身上的重大医疗事故,因医生操做失误,导致一名中国产妇瘫痪,虽其丈夫多次向澳洲各主流媒体反映,想报道此事,但各媒体均不与理睬和报道。 我只想问澳洲政府,为什么一个连自己国家的人权都不能保证平等的国家,还经常去抨击其他国家的人权问题。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
  所以我们全家,一致认为,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妥协。根据澳洲的法律,第一次上庭你可以认罪,当庭就会有判决。 如果不认罪,就会择日进行庭审,控辩双方进行法庭辩论,第一次上庭我们就坚决表示决不认罪,我们希望尽快庭审,以证明我们的清白,早日工作,赚钱养家。
  但警方以证据准备不齐等各种理由进行拖延,因为我太太已怀孕(这点警方知道),我是家里主要主要收入来源,但因为这件事,我不能继续开出租车,还由于澳洲媒体的歪曲报道,也找不到其他工作,我太太不得不怀孕坚持工作来维持 家里 的开销。从2010年七月底一直到现在,一直没有进行庭审,最近警方又和我律师联系,想以给我降低罪名的条件(去掉殴打伤人,只起诉我绑架勒索)让我认罪,负责此案件的检控官MR. Brown还扬言说如果不认罪,会请求法官判我最重的刑期,可能长达25年),这一切 都 是 多么 骇人听闻啊 ,25年 的 刑期,他们 是 想彻底地毁掉我的 一生吗? 我 不知道这叫 不叫 恐吓? 我 想问问 澳洲 这个 自许民主和自由的国家, 他们 要给 一个 为了 生活问题 而不得不去讨回自己应得报酬的 人 ,一个25年刑期 的惩罚吗?
  事情发展到今天,我太太也临近产期,已经再不能上班,警察哪边,还迟迟拖着不开庭,想让我认罪,难道是想拖死我们吗?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11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