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1984年的3月19日,我们这群年纪在18-20周岁的新兵经过强化集训后,刚刚戴上了鲜红的五角星,戴上了平行四边形似的红领章,就接到上级紧急集结执行重要军事任务的命令,命令没有确定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也有确定我们的集结地是何方。我们怀着一颗颗好奇与憧憬的心,怀着一份份紧几乎窒息的心情由重庆登上了不知道开往何方的军列。
    耸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崭新的尿桶。晚上11点正,我们以师的建制登上了由21节闷罐子车厢组成的军列。苍天似乎为了整天几分凄凉悲壮的气氛,竟然飘飘扬 扬下起了贵如黄金般的细雨。也许是为了隐蔽开进,师部便在每节车厢里面配备了 这个极为方便轮回的东西,每个排为一节车厢,不准点灯,不准大声说话。我们9 号车厢,时间一长,那桶里便有了散发着一种青春气味的液体。兵们都惧怕尿桶的 那股不敢恭维的气味,纷纷朝车厢里面挤,小声的议论着此行的目的。尽管那时的 任务极为保密,但是大家在心理都隐约预感着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几个来自河北、 河南籍贯的新兵竟然悄悄流泪,他们的哀叹声感染了大家,想到我们此行的真正意 义,大家压抑着的心情像死一样的沉寂,默不作声,只有军列行驶轮子与铁轨接触 的”哐镗”声,彷佛在为我们伴奏让大家昏昏欲睡。排长与被指定为三班班长的我 默默的靠在尿桶的附近,各自想着心事。车到贵阳临时停靠9种樱 绞棵窍癜倜?冲刺一样 冲进了车站的厕所,在几个新兵迫不及待的带领下,霸占了女厕所,甚至 几个新兵不顾纪律的约束,在厕所的附近掏出来就尽情的宣泄。我与排长默默的将 尿桶从车上抬了下来倾倒了污物并用自来水洗干净尿桶。紧急集合的哨子再次响起 ,各排清点完人数后各自回到车厢,按照要求继续睡觉。此后,军列像得到特赦令 一样,新式内燃机牵引着车厢一路呼啸着在漆黑阴冷的夜空向祖国的西南方向疾驰 。当大地在朝霞的辉映下,我们透过车厢的缝隙隐隐约约的向外面张望,慢慢地, 云南人所熟悉的山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当我们看到“曲靖站”的时候,我们的预 感再次被得到了证实---我们即将开赴前线。一个嘴快的会泽籍贯新兵说出了“我 们是往昆明开”的话语,本来在相互玩笑,相互打闹的兵们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默 不作声,我们看着那几个眼睛红肿的河北、河南兵,心理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滋 味。下午三时正,军列准时到达昆明站。120辆崭新的“解放CA-10型”军用卡车 披满伪装停在车站广场上,车站的乘务员为每个下车的新兵发送了压缩干粮,补充 了饮用水。在清点人数后,按照命令登上了卡车,马不停蹄的奔向云南的滇南方向 ,看着车子行驶的方位,预感越来越被得到证实,很多新兵开始流泪,几个胆小的 兵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的身子在微微战抖着。
  二、兵城蒙自
   
   
   
   
   
   
   
     
    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
    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出征的酒,饮不够,生生世世不回头。
    听完司令员的这诗,我们再次沸腾了。下午一时,我们再次登车出发。蒙自县 各中小学停课,各行各业的工人农民排在大街是两侧,锣鼓喧天,载歌载舞,鲜花 狂舞夹道欢送子弟兵英勇出征。看到这些,尤其是听到红河州的各族人民高呼:“ 解放军你们慢走!你们保重!我们期待你们凯旋归来!”并把鲜花书信投向我们, 我们看着那激励心鼓舞士气的话语的时候,我们再次热泪盈眶,我们自豪的感到 了自己肩上的重担是无比的沉重,人民企盼我们凯旋的期望:“既来之,则安之吧 ,还是坦然面对死亡英勇杀敌吧,还是拿出勇气保家卫国吧!犹如平平淡淡的死, 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三、兵困船头
    车到文山军分区已经是深夜4点多,从各军区配属的装甲兵、卫生员、防化兵、工兵、侦察兵、通讯兵已经聚集在院子里面。稍事休息,6点值班员吹响了紧急 集合的哨子,各兵种立即雷厉风行按兵种集合整齐的排在院子里面。分区司令员、 政委、赵团根据军区安排,进行分工布置,调整配属火力。血老被编在356XX部 队“老山主动连”,成为三连一排九班班长。紧接着,军分区打开弹药库,为配 发枪支的每个士兵装备300发56式步机弹。当我们接过那闪着红铜光泽的子弹后 ,我们的心情异常的沉重起来,因为我们知道距离战区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们迷茫 的心不知道自己将在战场中的命运及前途是什么。此后,军分区又为每一位参战的将士配发了一个外形酷似牛卵一样的东西,屁股后面有一个与手榴弹一样的铁盖子 。团长看着迷惑的兵们说:“这个东西名字叫──光荣弹”,你们要好好的装在你 们军装的左口袋里面,在战场上即将失败或者面临被越南鬼子俘虏的时候,你们只 要拉那根拉火环,因为没有导爆索瞬间你们就英勇的光荣了,你们就是中国的革命 烈士了,也打出了军威。赵团长的这番话,增添了几分悲壮的气氛,让情绪已经高 涨的我们再次萎缩下来。装甲兵倒是显得很轻松,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人看了 他们那种骑狮子不怕狗咬的造型恨的牙齿痒痒的。
    之后,命令再次下达,原地休息睡觉,晚10点登车开进。兵们迷惑不解的自言 自语:大白天,睡的那门子觉?既然命令已经下达,大家也不好打听,只有闷闷不 乐的摊开被子睁着眼睛发愣。晚餐后,没有其他安排继续睡觉。
  五、血与火的4月28日
    
   
   
   
   
   
   
   
  ,越军的气焰被打了下去,纷纷进入隐蔽洞躲避炮弹的打击。中午一点,我们在炮 火的掩护用冲锋枪扫射着下迅速冲上627高地。在距离627高地仅有100米的时候, 炮班怕误伤自己战友,停止了炮击。
    这次,经过搜索,我们在一个洞内抓到了7名俘虏。堵住洞后,包围用越语 喊:“诺松空叶”,里面有一个越南中尉,死不投降,还威胁谁出去就枪毙谁。既 然战败了还如此强硬,我们愤怒之余用喷火器烧,用机枪扫射,投手榴弹,再加上 喊话的心理战,折腾到傍晚时分,中尉自杀了。我们发射了3发照明弹,目的是为 了看清楚位置,俘虏门以为我们是打毒气弹,慌了,改用中国话大叫:“不要再打 了,我们投降!”一串7个乖乖交了武器爬出洞。一出来,兵们拿出烟来给他们抽 ,拿出干粮给他们吃,伤了的医生抢救,还用担架抬着。被押回团部。俘虏临走的 时候由衷的伸出大拇指用中国话高呼:毛 ──胡志明!同志加兄弟!
   
    我们使用着缴获的武器驻守着收复的高地,看着印有“中粮”字样的大米被越 南作为掩体,我们心理没有胜利的喜悦,心情异常的沉重。我们的心在流血,想到 死难的战友,看着越军尸体被火焰喷射器燃烧得像焦炭的时候,我们没有了对死亡 的恐惧,我们的心情慢慢冷酷起来,眼睛也渐渐的红了。我们知道,我们踩着死难 的战友的肩膀活了下来,我们正在走向成熟,我们必须以牙还牙,更加残酷的战争 还在等待着我们…… 六、七十六块弹片马口磁铁从17岁的骨灰中吸出了76块弹片。他是一个独子。他叫马明,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湖北的水土竟然会养出这么棒的小伙子,集天地灵性与红尘秉性于一身,1.78米魁梧的身材准是一个侦察兵的好料,尤其是 他相当勤快,在战斗的间隙总是帮负伤的战友包扎伤口,把冲锋枪弹甲压得满满的 ,把手榴弹整齐的摆在掩体内,谁都说他好。难怪连部一定要留他当通讯员,是他 在请战的时候这样说:“我不需要连长、排长、班长及战友的照顾,我是一个兵, 是一名战士,我需要到需要我的地方去磨炼自己!”
    可是,看到战友们纷纷牺牲在守卫的阵地上,小马被愤怒的怒火烧红了眼睛, 毅然与一班、二班幸存的名18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从四面八方扫射着,死死的守在 阵地上。
    这个哨位的战士马明已经是第三次负伤了,当他撩倒六个敌人的时候,没有被
    前天敌人的弹片飞溅着钻进他的脸部,他用手扣了出来,用绷带包扎起来,没 有停止射击;昨天又一块手榴弹弹片飞进了右腿,他自己简单的用急救包止血,包 扎后又端起了枪;今天,他一个人打了1500发子弹甩了两箱多手榴弹,在最危险的 时候,他与几个幸存的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他冷冷的说:“来吧!狗操的,老马已 经恭候你们多时了。”
  嗤”的响,他也不觉得疼。
  话向连部报告情况的班长张茂忠听到这个很近的爆炸声,听到了小马的声音:“班 长,我的腿,我的右腿炸断了……”
  血肉之躯倒了下去。
   
    我带领的九班、十一班(机枪班)奉命令从627高地赶来增援,与一班二班幸 存的敢死队员左右夹击敌人。我们自下往上用班用机枪及重机枪压制敌人进攻狠狠 的打,我们冷静的隐蔽着,瞄准着。敢死队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猛甩,用冲锋枪扫射 着,顿时枪声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敌人在我们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溃不成军 ,纷纷撒开丫子溃退了,第6次反扑被打退。等我们冲上高地的时候,马明已经躺 在二班班长王民生的怀里,任凭二班长千呼万唤,马明那幼嫩的脸再没有任何反映 。
   他的遗物中有十九元钱,那是他父母给他的及他领到的第一个月的新兵津贴费 ,现在又作为遗物即将归还到他父母手中。看着从他遗体中清理出来的弹片,看着 清理时候用黑色塑料袋套着的战友们的遗体被抬走,看着一班二班幸存的14名敢死 队战友血迹斑斑的勇敢,我们心碎了,我们把帽子脱下甩了出去,我们的眼睛红了 ,我们默默的咬着嘴唇把冲锋枪举在天空,愤怒的把弹甲里面的子弹全部射向天空 ,那散发着硝烟的枪管彷佛在诉说着什么。我们坚定的在心理默默发誓──越南鬼
    那是1984年4月30日,662.6高地争夺守卫战。越军以二个排的优势妄图夺回被 收复的662.6高地。
    人生,不要以为是轻如风淡如水,有时尽也浓如油、烈如酒。压缩进猫耳洞的
  兵们说:洞中一年,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 
    死为苦之极。入洞伊始,便意味着每秒钟都可能是你的人生画上句号。 死好 受、苦难熬。这句名言是从法卡山、扣林山接力下来的。死去并不痛苦,但是不怕 死又不想死的人对死神却要时时戒备,却是苦中之苦。不出击的日子,猫耳洞氏族 中最积累生命的便是紧盯着洞口,连眨眼也要比平时紧凑一些,敌我双方的洞口, 最近的仅有30多米,一座小山百十个洞,简直和混在一起的两窝马蜂差不多,阴险 的洞口如同死神的大门。在猫耳洞,不要说别的,单单就是那个提心吊胆也让人受
  一连三排五班的高正被金环蛇咬伤虎口,卫生员及洞内的战友帮他切开伤口做引流 手术,用江苏南通季得胜蛇药片及时保住了他的生命,高烧昏迷三天后的他再次从 死神面前回到战友身边。8月22日晚,电闪雷鸣,天下着南疆特有的滂沱大雨,山 洪肆疟的喧嚣而下,洪水向地势低洼的猫耳洞灌进去,在洞内的战友全部浸泡在洪 水里面,小高被安排在洞口稍高的地方,又一个闪电袭来,小高发现洞外有人影一 晃,紧接着一颗“哧哧”冒烟的苏制手雷扔进洞内,他来不及叫战友,就势一倒用
    从猫耳洞生还的战士坦然的告诉在后方的青年说---人,一生能够活二次! 
  九、7.12炮战
  
  越南从南部调集356师2个团、316师4个团的兵力妄图于7月12日进行大反扑。
  火打击后的越军。射击诸元准备就绪,各种火炮严阵以待。
    凌晨3点的时候,上级给予3个基数的炮弹,让三个连实施扰乱射击,群长指着 沙盘问步兵团长:“如果你是越南指挥员,早晨5点进攻,现在的部队应该摆在什 么位置?”步兵团长指着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说:“当然,如果我是的话, 部队只会在这个位置,只能在阵地前500米左右,不会以外!”群长赞许的说:英 雄所见略同,我要打的就是这个地方。可是上级给的弹着点是1000米以外,他们把 分析的结果报告了前指,说明了越南部队所在位置的理由,前指副师长答复:行!
   
  但是没有反映,前沿观察说没有动静,群长很不相信,下令打照明弹,结果前观报 告说什么也看不见。群长想真TMD的白打了,一场虚惊,前指下令部队睡觉。
    5点正,情况一下紧张起来,越军都摸到了前沿,所有阵地都接火了,越军一 上来,前面叫炮火支援,上级让打。误伤自己人怎么办?在参谋长的建议下,改用 炮火封锁前沿阵地,打越南的后续梯队的战术。群长很高兴,能够上来前沿阵地的 无非是一个连队一个排,而后面可能是一个营或者是一个团。
    于是,按照战术要求,赵团长下达开火命令,顿时大地在颤抖,火箭炮群一口 气13个齐射,85加农炮、100迫击炮、152榴弹炮就在阵地前沿来回打,形成一道火 墙,用炮弹封锁的死死的。到中午12点,3个基数的炮弹全部干完,群长一听没有 了炮弹差点背住气,没有了炮火的封锁,一个团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了越南6个团的 威胁。幸亏早晨开炮的时候,红河州政府紧急调了470辆卡车抢运弹药,在等炮弹 的时候,越军抢占了142高地,我们步兵边打边撤,防止更大的牺牲。下午1点,支
   
   
   
   
   
   
          
    暴风骤雨扫敌顽,
    集火猛轰敌中央,
    前指前观捷报传,
    羞死小霸成笑谈。
  
    呱嗒呱嗒的声音由远而近,那是一溜拐杖落地的铿锵的声音。
    要横穿马路了,拐杖落在柏油路面上格外的响亮。一长排的拐杖队伍,缓慢地 一步一响的向马路那边移动。那时候昆明市的红灯很少,但是路上各式各样的车辆
    在春城昆明,伤病员做公共汽车不要钱,没有人挤,没有人乱,人们恭恭敬敬 的让伤病员优先上车,人们纷纷为伤兵让座;进公园,看电影都不要票;黑洞洞的
   
  他们演出结束的时候,人们就会热烈的把他们抬起来,由衷的感谢为了人民而献出 一条腿的英雄们。
  这时走来一个穿西服的人问:“你们看吗?”他们回答:“买不到票啊!”那人扭 头走了,不一会这人回来了手里拿着五张票,全是 台上的坐位,递给了他们。 伤兵们看到得到这样的厚爱感动的说:“一定得给钱!”那个穿西服的说:“不用 ,我就是太平洋之声的团长,我请你们看!”
    演出的非常棒。兵们想: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能够在 台上看如 此精彩的演出也算是一种后福吧。忽然马洪林有个提议:咱们点一首歌吧!其他三 个个兵吞吐的说:别丢人现眼了!倒是周维临支持的说:点吧,咱们就点一首《血 染的风采》吧!这个歌曲如果是老百姓唱最出效果,一唱,就显出了烈士们的悲壮 ,也显出了我们的高大!
  舞台上的大灯转了过来,照在五个伤兵的身上,观众们的眼睛湿润了。不知道 什么时候,他们军装的风纪扣都扣上了,帽子整的那么正,连拐杖都朝着一个方向 如同十只船桨一样,五个伤员面色红润,神态端庄,眼睛里面流淌着感动的泪水,
  塑一般的形象。
    演出团用车子把他们送回医院,他们激动的久久难于入睡……
   
  战争,留下的不是财富。只是灾难,我们期盼和平,渴望和平。和平与发展成 为世界强烈的主题与呼声。但是今天爆发的美伊战争告诉我们,人类最大的贪婪本 性就是妄图将别人的财富变为自己的财富,霸权主义仍然横行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 落。世界上很多仇视中国,敌视中国的国家正在虎视眈眈的盘算着中国社会主义的 灭亡。中印边境的骚乱,南联盟使馆的被袭击,海南的撞机事件、台湾问题的怎样 解决提醒着我们,霸权主义在检验着中国的军事胆量及功底,战争的阴影仍然笼罩
    

暂无评论

https://www.bazhe.net/

发表评论

three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