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70%又收关注函 宏创控股是宏桥系的“金蛋”吗

《投资者网》王柱力

2020年末,山东宏创铝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创控股",002379.SZ)接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看似是对于采购对象变更的简单问询,背后则反映出公司资产重组三年以来业绩不振的问题。公司大股东不仅质押、减持不断,还对子公司"先卖后买",产品毛利率也长期偏低,未来的破局之道在何方?

收监管关注函大股东减持不断

2020年12月30日,宏创控股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关联交易变动较大的原因。

就在月初的12月4日,公司董事会第五次临时会议通过了一份关联交易计划,预计2021年向山东宏桥公司采购电力2080万元,向邹平宏正公司采购液态铝13亿元。但到了月底,公司采购方案"变卦",液态铝和电力全部向山东宏桥采购,预计金额13.2亿元,对邹平宏正的采购额为零元。

公司坦承,本次变卦原因与自身经营活动关联不大,并称:"邹平宏正系山东宏桥的全资子公司。2020年12月23日,公司收到山东宏桥书面出具的《关于调整铝水结算公司的函》,山东宏桥为了便于财务集中管理、统一结算,提升'宏桥'品牌影响力,将出售液态铝结算公司由邹平宏正调整为山东宏桥。"

实际上,宏创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即为山东宏桥,持股数约2.6亿,占比28.18%,排在第二、三位的是个人股东于荣强和郭茂秋,持股比例分别约为2.7%和2.04%。

宏创控股的前身是成立于2007年的鲁丰环保,于2010年上市。公司上市后表现不佳,以至于2016年4月份"披星戴帽",其实控人正是如今宏创控股第二大股东于荣强。之后,鲁丰找到了实力雄厚的山东宏桥接手。收购之前,当时由张士平实控,港股上市的公司中国宏桥正遭遇做空危机,所以当时有市场评论称,山东宏桥向鲁丰买壳是为了将重心转移到A股市场。当时的鲁丰,即现在的宏创,不过是中国宏桥开辟的一块"腾挪空间"。

大股东的不断减持和高额质押,似乎也印证了市场这一猜测。据2020年三季报数据,大股东于荣强持股数量为2500万,质押比例100%,并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内不断减持,各季度环比减持分别为6.15%、45.46%、0.62%,并且他早在2016年就辞去了在公司的全部职务。截至去年三季度,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除山东宏桥外,均为个人股东,并无机构入场。

一些投资者也有相似的疑虑。在同花顺平台上,名为"irm4786366"的用户质疑,除了宏创控股,为何其他宏桥系的公司业绩喜人,并问道"是不是所有宏桥系的公司都要从宏创这块干毛巾上再拧一滴水?"公司方面对此并未正面答复。《投资者网》咨询宏创控股,但未获回复。

净利亏损毛利偏低

梳理宏创控股的财务数据发现,投资者对其成长性的怀疑并非毫无道理。该公司在重组之后的2017和2018年,营收分别约为14.46亿元和15.18亿元,对应净利润仅有约3943万元和865万元。去年前三季度,其营收17.41亿元,净利润亏损接近1亿元。同期,其他"宏桥系"公司却能够盈利,如滨州绿动热电的净利润约为2.2亿元;邹平汇盛新材料约为7.9亿元;滨州宏诺新材料约为5.4亿元。照此来看,宏创控股真成了被母公司挤水的干毛巾。

宏创控股只有2019年数据尚可,营收约达29亿元,净利润约3.25亿元,但这还并非来自主营业务,而是"拆迁"所得。这笔补偿款成了公司2019年主要利润来源,扣除该类非经常性损益,实际净利润亏损5401万元。

股价跌70%又收关注函 宏创控股是宏桥系的“金蛋”吗

宏创控股净利润(来源:同花顺)

股价跌70%又收关注函 宏创控股是宏桥系的“金蛋”吗

宏创控股营收(来源:同花顺)

毛利率方面,2019年,宏创控股产品毛利率尚能达到17.55%,而2020年三个季度内,毛利率分别只有2.09%、1.71%、1.91%,这一数据远落后于同行。梳理同业公司三季报数据可以看到,华峰铝业毛利率为18.34%;和胜股份为17.39%;豪美新材为14.57%。

据去年中报数据,宏创控股主营三类产品为"铸轧铝板带""冷轧铝板带"和"铝箔",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均有下降,其中营收最高的铝箔产品毛利率下滑最多,约下滑3%。

这项不赚钱的铝箔业务主要来自宏创控股子公司鸿博铝业。令人疑惑的是,瑞丰铝板本就是宏创控股的子公司,于2015年被出售,仅4年后就又被母公司买了回来,且2019年鸿博铝业净利润亏损5670万元,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优质资产。对于宏创控股"先卖后买"的行为,不惜斥资回购亏损子公司的举动也遭到深交所问询。

从二级市场来看,2020全年宏创控股的股价不振,年初2月份尚能达到4.27元/股,而同年12月份,则在3元/股左右徘徊。截至2021年1月13日,公司股价为2.61元/股,相比近三年来最高峰8.93元/股,股价跌去约70%。

支出不菲增长乏力

参照现在铝箔业务表现,公司当时的态度或许过于乐观,回购子公司不仅对净利润的贡献有限,还造成了高额的研发和管理费用。

数据显示,2020年宏创控股研发费用从第一季度约1490万元,攀升至去年第三季度的4061万元;管理费用由1899万元攀升至2857万元。

对于一家依赖原材料的重资产企业来说,研发费用中的职工薪酬直逼材料费用,截至2020年6月份,公司研发中材料费用约1380万元,职工薪酬为1370万元,约为材料费用的99%。拿该数据和同行相比更能显示出问题,豪美新材的同期支付给研发人员的薪酬约1665万元;明泰铝业约为1197万元。而上述两家企业规模均大于宏创控股,截至到2021年1月13日,宏创控股市值约为24亿元;而豪美新材约为30亿元;明泰铝业约为105亿元。

据业内专家观点,公司研发效果不彰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或许是公司的产品结构较为基础,其研发投入仍是在降低成本上做文章,但在基础铝材市场饱和、价格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努力"节流"也难以应对市场变化。

据Eccomelt网站,中国目前同时是世界铝材第一出口国和第一进口国,出口产品为基础铝材,而高端铝材的生产能力仍有不足,需依赖进口。高端铝材是新能源汽车产业亟须的生产资料,尤其在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如火如荼的情势下,高端铝材的需求窗口将会进一步扩大,到2025年有望成为高端铝材的黄金时期。未来,宏创控股若能利用好这一风口,或将会给其带来成长空间。

https://www.bazhe.net/